2022年08月06日
  出版
首页
第04版:韩江水

难忘那年七月七

  ■ 刘明礼

  “烟霄微月澹长空,银汉秋期万古同。几许欢情与离恨,年年并在此宵中。”七夕,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情人节,牛郎织女的故事却将它演绎成了一个浪漫而凄婉的节日。天下情侣,没有人不愿意长相厮守,尤其是在“七夕”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。

  我曾经是一名军人,在部队服役整整30年。军人的职业,注定了与家人聚少离多的生活。不仅如此,往往越是节日,越是要值班战备。能在一起过个团圆节,几乎成了我和妻子的奢望。每年七夕,牛郎织女还能隔河相望,而我们却只能相思成河……

  1988年8月18日,农历七月初七。这是我和妻子结婚后的第一个七夕节,也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。当时,我在驻安徽某部当排长,妻子在河北老家,夫妻相隔千里,常年两地分居。我俩是在这年春节之前结的婚,一个月短暂的婚假后就天各一方,过起了“牛郎织女”的生活。一年一度的探亲假,我安排在了暑期。乘火车,倒汽车,经过一天一夜的奔波,8月16日下午,我冒着倾盆大雨,踩着一路泥泞,回到了阔别的家。

  父母思儿,儿想爹娘,自是有说不完的话。望着妻子隆起的肚子,将为人父的喜悦更是无以言表。第二天,我和妻子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赶到5公里地外的岳父家,全家人高高兴兴地在一起拉着家常包饺子。饺子出锅,岳父打开一瓶陈年老酒,正要开始喝,这时村干部来了。原来接上级通知,滹沱河上游的两座水库要提闸放水,村里安排妻弟和村里的青壮男子们一道前往护堤。

  我心中倏地一紧:前段时间安徽已经下了好几天雨。头天晚上的新闻里说,长江、淮河、嫩江、松花江都出现了汛情。军人的职业敏感和使命告诉我,随时可能要归队!我盘算着,明天无论如何要带妻子到医院做个检查;晚上,如果是晴天,陪她看月亮、看银河、看牛郎挑着一双儿女与织女鹊桥相会……

  电闪雷鸣中,天很快黑下来。村干部又来了,这次是送加急电报,收报人是我。内容只寥寥四字:“火速归队”!我手里攥着电报,呆呆地愣在了那。妻子二话没说,开始回屋给我收拾行李。她转身的那一瞬,我看到两行滚烫的热泪已挂在她的脸庞。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,我懂;作为军人的妻子,她也懂!

  第二天,七夕。早上,我背起行囊,坐上岳父的自行车。妻子也推起自行车跟在后面。我让她回去,可她笑呵呵地说:“没事,和爹做个伴,送你到车站。”我看出来,她笑得很不自然。

  到了滹沱河大堤,堤内的洪水已漫过路面,无法骑行,她只能止步。我从岳父的自行车上下来,简单拥抱了一下妻子。我明显感到她的双肩在抽动,汗水、雨水和泪水,一起粘在了我的脸上。

  依依惜别,我和岳父推上自行车,趟着齐腰深的河水,赶往县城的车站。妻子的身影渐渐模糊出视线。我这个五尺男儿,感情的闸门再也无法控制,泪水和着雨水,洒入滚滚洪流……

  这个七夕,没有月亮,看不到银河,牛郎和织女都难以隔河相望;我和妻子,没有团聚,泪别滹沱河大堤,暗许那一生一世朝朝暮暮的相守!

  归队后,我和战友们奔赴淮河大堤,连续多日严防死守,确保了淮河蚌埠段安然无恙。

  从军三十载,夫妻分居十年,我和妻子没在一起过过一个像样的七夕。“碧血洒满天山,捐躯为谁?为国威军威振奋;夫妻十年分居,幸福何在?在千家万户团聚!”(《兵车行》)我深知,身上的那身国防绿,是国家安宁和人民幸福的屏障;肩膀上的军衔,是军人的使命和担当;妻子更懂得,嫁给军人,就意味着奉献和牺牲!

  2013年,我从部队光荣退休。之后的每个七夕,我都会陪妻子吃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,陪她去看场电影或逛逛街,向她说声 “老婆,我爱你!”

下一篇:军歌嘹亮
上一篇:木兰花慢
2022-08-06 1 1 汕头日报 c124681.htm 1 难忘那年七月七 /enpproperty-->